472天,一个“不靠谱的文艺中年”成为了成熟企业家-克里焦点网

经过472天的漫长等待,锤子新品坚果终于在昨天发布。一个自尊心曾经或许严重被伤害的中年胖子,重新摇摇晃晃地站上演讲舞台,讲述自己的理想和情怀。

虽然这场发布会并不完美,直播遭遇不可抗拒因素延迟,PPT的错别字多次出现,但这个中年胖子沧桑疲惫而又举重若轻,在他眼里,“理想主义将所向披靡”。

“一个不靠谱的文艺中年”做手机,犯了诸多错误之后,收住矫情,成长为坚持理想的“企业家”。变的是“收住矫情,坚持理想”,不变的是那颗依旧向往情怀的内心。

另类的老罗与恶俗的市场

南方周末曾经报道过老罗儿时的一个故事:罗永浩初中时在作文里写“五星红旗耷拉在校园上空”,老师批评说应该是“飘扬在校园上空”。显然,老罗的轻敌、偏执以及特立独行让锤子T1成为了手机圈的另类。

曾经预想将要大卖的锤子T1只卖出了25万台,同期的新人一加在今年五月份的数据却早已超过150万台。作为“全球第二好用的手机”,锤子的这一数据堪称惨败。

25日下午,在锤子科技还有四个多小时就将要发布新品之际,罗永浩发布了一条微博,谈论了锤子科技将要面对的成功与失败:

如果我们成功,很大程度上,这是正派、体面、原则性和理想主义的成功;因为价值观方面的原因,我们得到了太多不合一般商业逻辑的的支持与帮助。

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的不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没有丝毫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和情怀的失败。

当我们的商业能力和那些巨头没有多少差距时,理想主义将所向披靡。

在这里,老罗直接提出了“流氓行径”这个词。相信这也是中国手机圈“贵圈太乱”的集中体现。手机圈的诸多流氓行径早已经让这个圈子成为了一团乱麻,恶意价格战已经司空见惯,发布会上恶意对比中伤更是屡见不鲜,某些厂商花钱请KOL写黑稿抹黑竞争对手更是登堂入室早已成为了业内公开的秘密。

笔者甚至知道,某南方科技媒体因为获得手机厂商的投资,在与专栏作者约稿时,把作者当枪手,明确要求作者“黑”某通信老厂,稿费为可怜的500元。笔者还知道的是,锤子T1发布之初就有企业雇人以“1799”的恶意评论刷爆锤子和老罗的微博。这些流氓行径在手机圈大行其道,整个行业堪称乌烟瘴气。

对于老罗来说,早在去年《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告别演讲》里已经隐喻谈过一些,或许种种手机圈“真流氓”暗伤都要等到他的回忆录出版才能披露。但我们清清楚楚知道的是,他在坚果手机的发布会上没有点名提到任何国内竞品,并称锤子内部纪律便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提国内竞品”。

罗永浩贩卖情怀有何不可?

老罗这种姿态在如今已经乌烟瘴气的手机圈可谓是难能可贵,既然老罗出淤泥而不染,在以一个人的坚持和努力改变行业风气、规则和做产品的方法,恶俗的市场里,应该要容下老罗这样一个天生骄傲的胖子。

有人说罗永浩做手机是在贩卖一种情怀。但在老罗眼中,“锤子科技作为一个能输出价值观的企业,产品做得异常优秀出色的情况下,营销上贩卖情怀和理想是再自然不过的。”

罗永浩甚至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说到,他完全同意这个观点:

优秀的品牌都不是简单地贩卖东西,苹果贩卖的是改变世界的创新精神和“非同凡想”,星巴克贩卖的是调性和“第三空间”,莱卡贩卖的是逼格和传奇。没文化或缺少品牌能力的企业才会硬邦邦地论斤卖东西。

如果说,锤子T1的降价让人算出了情怀只值1000元的价格,那么这次899/999元的锤子手机则让人真真切切看到了,低价也可以做出情怀。

按照锤子员工在接受媒体公开采访的说法,这代坚果手机依旧精益求精。锤子的资深软件工程师官酩杰称,“老罗的要求真的非常严苛”,结构设计总监曾令军则表示“他的要求把人都逼疯了”;负责供应链管理的关健更是谈到,“我没碰到哪个老板像他这么苛刻”。

如果说产品上追求精益求精是任何有良心的企业都可以做到的话,试图在价值观上输入一些朴素的理念,这才是罗永浩最令人感动的地方。

与分期乐合作,号召大学生通过勤工俭学的方式自己掏钱买一部坚果手机。建立锤子旗下公益基金,作为人文主义者卖“情怀后壳”, “为了那些改变人类进程的足迹”,纪念人类历史上的那些改变发展进程的瞬间,甚至记录的是方便面发明日这种“很重要的小事”,所得收入全部用于公益。

老罗这些做法虽然偏执,但更像是一个曾经的额教育工作者在输出理念和骄傲。作为一个企业家,老罗也许欠支持者们一个成功,但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老罗的种种行为即使是在贩卖情怀,也值得尊敬。

对待锤子旁观者不妨多一些宽容

可以预测的是,今天各大媒体上又将会出现诸多类似“锤子涉足千元机,情怀向现实妥协”、“千元机格局已定,锤子千元机难颠覆”、“盘点锤子千元机打脸老罗的那些事儿”等唱衰锤子、嘲讽老罗的文章。

笔者想说的是,旁观者易,实干者难。老罗在涉足手机行业之初作为一个门外汉说了无数在今天看来很不成熟的观点,但在今天,作为一个初入行的企业家,老罗的改变堪称改头换面。

“让那些嘲笑我们土豹子的人们去死吧!“这是老罗在发布会末尾飙出的一句脏话,虽然依旧有着那么几分桀骜不驯,虽然依旧克制不住大嘴,说这句话的同时,老罗甚至从兜里掏出了锤子T2,但我们更多看到的是,老罗的荷尔蒙正在告诉大家,他想“做出情怀产品,用我们的爱心去感化他们”。

发布会上,老罗不止一次地说,我在商业上欠你们一个成功。但在这部坚果手机上,我们看到了472天对一个人的巨大塑造与改变。有人化用王小波在《黄金年代》里那句话说,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他在这472天里看到了老罗是如何从永远生猛变成挨了锤的牛一样”。

但这472天,我看到了一个“一个不靠谱的文艺中年”如何成长为一个“收住矫情,坚持理想”的成熟企业家。

————分割线————

本文作者吴俊宇。慢几步,深几度。互联网产品观察者,只在灵感爆发时写作。

微信号:852405518,微信公众号“深几度”,期待交流沟通。

转载请保留版权内容,否则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