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亩田裁员风波背后冷思考,烧钱换不来用户习惯-克里焦点网

一家农产品电商公司一夜之间被推上舆论风口,B2B农产品电商“一亩田”被曝“资方撤资”、“大幅裁员”,“交易数据造假”。尽管官方做出回应,但风波背后暴露的行业非理性竞争值得思考,以下是来自记者马婧的独家报道:

一亩田成立于2011年,转做大宗农产品交易不过一年的时间。一亩田截止6月底的交易流水达到了153亿元,6月20日到7月21日期间,一亩田的流水总额就达到了99亿元,交易完成订单数65602单,日均3.2亿元。短时间内,一亩田在全国各地冒出了2500多名基层员工,一场“大跃进”正在田间地头上演。

王飞半年前加入一亩田,成为了某个县的基层员工,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产地搜集农产品信息,推广一亩田的App。业绩要求每个月都会发生变化,他告诉记者刚来的时候要求每个月300万流水,完成3笔对接,新安装一亩田App30个。刷单在一亩田内部十分普遍,因为不刷单不可能完成任务,而不完成任务就会被淘汰。如今,1500左右的员工被公司以违反销售规定的名义开除,王飞觉得很郁闷,“领导就会要求我们刷单,是公司逼着我们这样做的。”

促成交易要求必须把钱打到公司账户上,公司再把补贴返回来,这算一个流水。“按要求我们需要找到采购商,但有的时候本地并没有那么多农产品,比如说今天卖了10万,会刷到50万甚至100万。”王飞告诉《商业价值》。

和王飞他们相比,一亩田门店的业绩要求更高,刷单的行为也更加疯狂。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门店工作人员每个月要被1000万的流水,为了完成工作量只能寻求批发商的“帮助”。“有胆子大的批发商拿出10万块,找亲戚朋友开20张卡,开网上银行,20张卡之间互相买卖,每天刷100万就有2000元返利。”

王飞给算了这样一笔账:

按照对外公布的日流水3亿算,千分之二的返利就是60万。公司3000多名员工,基层一线员工月薪1万元,公司技术人员比基层员工要高得多,一亩田每个月发放的工资就在6000万元。

另外,一亩田向农户征收了保证金:蔬菜一个品类1000元,水果一个品类是2000元。交纳的保证金的农户发布信息可以被占据好位置,6个月后如数返还,每个员工每个月要求签3单,保守估计收取了1000万元的保证金。

离职员工猜测,公司在每个县保留了2名员工也是为了安抚当地农户情绪。在一亩田维权群中,有员工表示公司账面上只剩了几千万,新一轮融资受阻,如果这个月正常发工资,再加上返还农民保证金,应该就直接破产了。

记者了解到,刷单事件似乎也得到了投资人的默许,千分之二的补贴如果能扭转农产品流通的固有模式,还是挺划算的。但遗憾的是,补贴不可能改变固有的面对面现金交易习惯,只是增加农民的交易负担。“农产品蔬菜很便宜,几毛钱1斤,一车也就是1万多块。1万去银行打钱,还要扣50块钱手续费,还要在柜台排队,这样做是何必呢。虽然说公司返你20块钱,但没有必要这么做。全都是一单10万,在网上银行上刷的,主动给公司打款的几乎没有。”王飞如是说。

半年多的基层工作经历,让王飞深刻意识到一亩田这个模式对农户完全没有帮助。对接是一线员工业绩考核中的一部分,也就是帮农民卖货,7月份王飞需要帮农民卖8单货,每卖出一车,都要要拍照片发邮件。媒体上很多关于一亩田帮农民解决农产品滞销的报道都是以一线员工提交邮件内容为参考。

“表面上看是在帮农民卖货,实际上没太大意义。农产品流通领域很复杂,货不对路也是要赔钱的。比如我们产地的圣女果可以在太原销售,但绝对不能在西安销售,每个地方的农产品只能在某个地区销售。有的客户来我们这拉了一批货,就赔了,人家就再也不来了。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是农产品市场行情,跟你帮他卖不卖没有关系。”王飞还告诉记者,今年大葱滞销的时候,市场上的产量远远大于需求,他们怎们使劲找客户也没用,那些畅销的水果不用他们帮忙销路也很好。

从采购商的角度来说,大型商超、饭店都拥有成熟的采购体系,根本不需要一亩田的帮助。平台上真实成交的多是新入行的批发商,“他们想拉东西,没有找到合适货源,会再我们这查一下哪有货源。联系我们之后,把他们带到产地,拉一车走了,80%都不赚钱,都不会再来。主要就是货不对路,某一个地方的农产品只能在某一个区域卖,有时候拉远了价格就上去了,近了人家不喜欢你的品种。”

从产地到餐桌是一亩田员工培训时讲到的观点,通过缩短产业链的方式避免层层加价,这在王飞看来就是天方夜谭。“没法儿实现,本地的蔬菜可以到当地的超市,我们的东西去广东,必须经过广东的批发商,自己没办法直接拉到广东超市。因为量太小了。

农业一直是国家每年最头疼的问题之一,其复杂性决定了没有哪个企业敢专门做农产品电商,充其量是小范围试水。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孤注一掷、大跃进式的发展注定了一亩田虚假繁荣后的轰然倒塌。被一亩田开除的王飞向记者表达了对农产品电商的绝望,

“除非说中国土地流转了,停留在种植大户手里。现在是散户种植,根本影响不到他们,人家今年该种什么还种什么。”